香港六合彩中心直播|香港六合彩l第l37期开奖结果

感悟“第一”:“1”字是利劍,“一”字是擔子

2019-01-28 10:56

 

  該旅一架戰機低空高速穿過山谷,對目標進行隱蔽突擊。楊盼攝

  座艙蓋緩緩閉合,戰機轟鳴聲連同刺骨的寒風都被隔離到座艙外,飛行員姚凱瞬間進入了另一個世界。

  那是一個充滿熱血和硝煙的世界。“836,注意對方高位機,它要構成發射條件了!”姚凱和僚機一升空,對抗就開始了。躍升、翻轉、咬尾、攻擊、防守、再攻擊……空天之上攻防局勢數度轉換。戰機平穩著陸后,走出座艙,寒風吹來,姚凱打了個寒顫,才發現內衣已浸滿汗水。

  他曾無數次想象先輩們作戰的場景。60多年前,這支部隊的年輕飛行員跨進座艙,在空戰場上與強大的敵人殊死搏斗,為部隊贏得了引以為傲的番號。

  加入這支部隊那天,凝視那個利劍般的“1”字,心潮澎湃的感覺姚凱至今仍能清晰憶起。

  此時,走在前往空勤樓的路上,醒目的大字又一次躍入姚凱的眼簾:祖國用第一為我們命名,我們用第一來回報祖國。凝視那個像扁擔一樣的“一”字,他突然覺得肩頭壓著沉甸甸的東西。

  這是一支部隊備戰打仗的責任擔當。在空軍航空兵某旅每名官兵的肩頭,“第一”是曾經贏得的至高無上榮譽,更是面向未來“首戰用我、用我必勝”的誓言。這誓言,刻在心底、融入血脈,寫在練兵備戰的每一幀時光……

  “第一”的責任——

  每一次聽到點名,都要能第一個挺身而出

  一陣急促的戰斗警報驟然拉響。迅速披掛完畢,姚凱和戰友拎起飛行頭盔就從戰斗值班室向著戰機的方向沖去。

  升空,升空!雷達顯示屏上很快出現一個亮點,那是一架外軍戰機,正向著姚凱的戰機快速逼近。100公里、70公里、40公里……座艙內告警信號持續不斷……

  這是幾年前在沿海上空,姚凱執行戰備任務的一段經歷。至今,這些畫面仍不時在他駕機升空時浮現。

  “說不緊張那是假的,但不惜一切代價,也要把對手的囂張氣焰打下去!”姚凱穩住心神,毫不示弱,穩穩握住操縱桿,保持戰機處于最佳態勢。劍拔弩張之間,外軍戰機調頭離去。

  返航途中,戰鷹掠過祖國空天,翼下守護的國土山川秀麗、壯美如畫,一股灼熱的情懷令他心潮涌動:“什么是‘第一’啊?‘第一’的責任就是每一次聽到祖國點名,你都能第一個挺身而出,打敗一切來犯之敵!”

  第一個挺身而出,得有“豁出去一切”的血性——

  一次演習,飛行員高巖松駕戰機與“敵”追逐搏斗。突然,座艙溫度控制出現故障,艙內溫度急速降低,瞬時溫差接近60攝氏度,前一秒他還滿頭大汗,下一秒就凍得直打寒顫。

  纏斗、咬尾、截獲、鎖定……空戰態勢瞬息萬變,高巖松面不改色,緊盯對手,直至射出的一枚近距導彈將對手“擊落”才返航著陸。走出機艙,他的眉毛發梢已結滿冰花。

  第一個挺身而出,還得有“戰勝一切”的本領——

  新大綱訓練中,這個旅把重難點課目當一般課目飛,時間越飛越長,載荷越飛越大,同樣的油量現在飛到以前一半的時間就用光了。那次飛行,飛行員楊德純得在一處地形特殊的軍用機場降落。機場一面斷崖,一面山谷,從空中看就像一枚貼在海邊山頂上隨時可能被風吹走的郵票。

  海上風向突變,楊德純穩穩控制戰機,一點點修正下滑航線,沖向數百米高的山崖,如一只輕盈的鳥兒穩穩降落在跑道上。楊德純成了該機場建成以來第一個在這個方向上降落的飛行員。

  說起這個“第一”,楊德純有些靦腆地笑了笑:“是不是‘第一’,名頭是別人給的,要不要爭當第一名、第一個、第一次,這個責任得自己往肩上扛。”

  “第一”的擔當——

  不在乎忍受多少苦痛,只關心能否贏得勝利

  高中強衛冕失敗了!去年,這在該旅成了轟動一時的新聞。

  高中強是誰?2017年深秋,他和隊友第一次參加空軍對抗空戰競賽考核,就力壓群雄摘得了“金頭盔”。

  再度遠赴西北空天競技場,高中強發現,“連空氣的味道都不一樣了”。比賽中,他使出了渾身解數,卻沒能“衛冕”成功。

  摘得“金頭盔”后的一年里,高中強可沒敢懈怠。專攻精練中,為得到作戰空間的最佳快轉速度,他和戰友反復探索好幾百次,每次都承受五六倍的重力加速度。

  “不是自己弱了,而是別人更強了。”高中強說。備戰打仗就是這樣,戰場無亞軍,要成為“第一”,就得有這樣的擔當:不在乎忍受過多少苦痛,只關心能否最終贏得勝利。

  高中強的這段經歷,在整個旅隊有另一種維度的“放大版”。

  2011年,空軍組織第一屆對抗空戰競賽考核。該部派出首屈一指的“空中尖刀”飛行一大隊出戰,不承想,在第一個比賽日,他們就被對手以166∶59的大比分淘汰。

  那一戰,他們的飛機性能占優,空戰經驗豐富,戰斗血性也毫不遜色。然而,就在他們還在比誰機動時載荷拉得更大、動作更迅猛時,名不見經傳的對手,已經靠電子戰占據了戰場的制高點。

  “最怕的就是我們剛剛找到答案,戰場已經修改了考題。”旅長程遠森用滿懷憂慮的神情,道出了8年來整個部隊對那場慘敗的深刻反思。

  只有反思還不夠。59∶166這組數字,被他們用黃銅澆鑄成了牌匾,鑲嵌在飛行一大隊空勤樓的門廳里。牌匾的對面,就是人民空軍空戰擊落敵機第一人、飛行一大隊首任大隊長李漢的雕像。

  一邊是銘刻在歷史天空中的“第一榮耀”,一邊是記錄在現實天空中的“第一慘敗”。歷史與現實、榮耀與失敗的對望,時刻觸發著每名飛行員心中“臥薪嘗膽”的苦痛。

  臥薪嘗膽, 苦練內功。沒有人知道,他們在那場引領全空軍的“雙學”活動中吃過多少苦,冒過多大的險。人們記住的是,在隨后參加的5次對抗空戰競賽考核中,這個團隊捧回了5頂“金頭盔”,團隊4次奪冠。

  然而,這就夠了嗎?高中強的故事,讓該旅官兵又一次警醒:勝利依然遙遠,苦痛還得繼續。

  “第一”的榮譽——

  不是打敗過多少對手,而是能戰勝未來的強敵

  “剛才高位進攻,你要是再挺幾秒鐘,他肯定就逃不掉了。”1月2日,新年開訓的第一輪空戰對抗結束后,激烈的爭吵聲從塔臺戰術評估室傳出來,引得飛行一大隊教導員劉偉耳貼門縫,想聽個究竟。

  屋內,剛才進行二對二空戰的4名飛行員正在“臉紅脖子粗”地復盤評估。像這樣的碰撞和交流,在該旅幾乎每天都在發生。

  這樣的“爭吵”讓劉偉覺得很欣慰,當誰也說服不了誰時,他們干脆駕機升空,再來一場驗證性空戰對抗。回來判飛行參數再討論,當爭辯塵埃落定,便又找到了一條制勝路徑。

  有時,飛行員們甚至會把這種“頭腦風暴”吹到餐桌上。一次,幾個剛用過的餐碗、兩盒香煙,被當成模擬空戰態勢的道具,說至興奮處,有人一拍大腿站了起來:“這個戰術好!”誰能想到,這套在餐桌上誕生、經完善后的戰術,后來在“圈內”頗有名氣。

  “只有腦子里時刻裝著打仗問題,才不會在打仗時到處都是問題。”程遠森鼓勵飛行員們圍繞問題展開爭論研究,但反對就輸贏爭輸贏,因為,“一支部隊真正的榮譽,不是你打敗過多少對手,而是你能戰勝未來戰場的強敵,這才是備戰打仗應有的責任擔當。”

  近年來,該旅官兵備戰打仗步履匆匆,無論在演習演練中取得什么樣的成績,他們始終保持著這樣的清醒。

  去年,他們參加空軍“紅劍”演習,負責牽頭數家航空兵部隊的作戰計劃制訂等工作。他們提出一系列突破常規的做法,不少兄弟部隊眼前一亮:我們還沒想到的問題,你們已經琢磨出答案了。

  未來的空戰是什么樣子,未來的敵人是什么樣子?這些年,他們堅持以重大軍事行動為牽引,借助各類演習、考核、訓練平臺,深度嵌入當面敵情、戰場環境等作戰要素,在體系中展開戰術課題演練,努力實現從學習對手到研究對手、再到戰勝對手的升級。

  因為,“‘第一’的榮譽,只能到未來的戰場上去奪取!”程遠森說。(郝茂金 王猛 初正)

 
 
分享到:
相關閱讀
文章評論 · 所有評論
評論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
點擊加載更多
© 2019 南陽新聞網http://www.fcdsi.icu 中國互聯網舉報中心 京ICP證140141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0116號
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:[email protected]
香港六合彩中心直播 七位数带坐标走势图 重庆农场开奖直播现场 最新时时彩走势图 20选5开奖时间 福彩肖立刚 优信彩票平台登录 五分时时彩计划 吉林时时电子走势图 快乐双彩 腾讯分分盈利回头方案